丸小丸

小鱼干 。【完】

老酒鬼。:

切换了两人视角。


 


 


坐在保姆车里,靠着窗看外面的夜景,愈发繁华的小山城里满满的都是回忆。远方的LED大屏幕上一闪而过的是自己的身影。


已经是单飞的第三个年头了。


山城的天气总是变得太快,冷风急吼吼的往身体里钻,下意识的紧了紧披着的厚外套,淡淡的茶味夹着寒意倒是让王源觉得莫名的心安。快步走向公寓,却在隔壁传来摔酒瓶的声音时顿住了迈开的腿。


王俊凯。


三个人虽然是单飞,但组合是绝不解散,其实也就挂个名义给团饭们一点安慰,怎么说也是一起走过了两个十年。做戏也自然要做全套,公司安排的公寓就在一起,出门拐个弯就到。隔壁就是王俊凯,王源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造了孽才注定此生两人非要绑在一起。


轻轻敲了敲头,无奈的嘲笑自己一闪而过想过去敲门的冲动,“还真是个傻子。”输了密码进了房门,往床上一躺就只想睡过去。


这样实在是太累了。


 


王源做梦了,单飞后的第一次。


醒来的时候分不清白天黑夜,更分不清的是现实还是在梦中。生理性的泪水在眼角停留着,空落落的失去感满腔的肆虐着。那人笑着唤自己的名字,手指轻抚上自己唇瓣的悸动感明明那么真实。


幺儿。幺儿。


王源觉得自己可能要疯了。


五点四十。


不到四个小时的睡眠让王源快要崩溃。戳开微信刷朋友圈想克制情绪,没想到第一条就是王俊凯。


王俊凯


BACK


40分钟前


王源觉得自己眼花了。手滑点了个赞,想撤回又怕自己被说怂,一来二去就没了刷下去的欲望也懒得撤销,扔掉手机准备继续睡一下却蓦地被手机震动弄醒。本想直接语音开骂却在看到消息框的时候愣住了。


又是,王俊凯。


“这是预示着今儿诸事不顺吗?!”自嘲的笑笑。


两个字,去睡。


王源一下子有些崩,抓着手机就往地上砸。三年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他觉得自己快被被王俊凯逼疯了。


王俊凯你他妈的就是个杂皮!


 


助理狄狄来的时候王源靠着床半跪在地上,一脸的死气。恩,死气。在助理来之前已经有过自杀的念头,只是自杀以逃避现实未免太不大丈夫,不是他源哥的风格。更何况,凭什么。


凭什么,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揪心难过。


狄狄吓得冲上去就开始摇王源,摇到王源觉得眼花才有所回应的抓过她的手腕往边上推去,“没事儿。就啷个有些晕,吃点东西就好了。”


硬撑着站了起来,走到镜子前开始给自己捯饬起来。黑眼圈太重,不得不多扑了一些粉,以至于笑起来的时候会留下浅浅的褶子。狄狄也不敢多说什么,倒了杯水递了早餐就开始说今天的行程。


“今天就只要去参加那个XXX节目就好了。会问的一些问题已经在纸上打出来了,你呆会儿车上看看,可能会有几个即兴提问,你自己斟酌斟酌就行。 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样子,弄好了就走吧。地方有点远。”


咽了口水,抓着面包就往嘴里塞,鞋带被手指顺畅的绑了个蝴蝶结,接过递过来的十几页纸就开始往外走。匆匆忙忙的演艺生涯,娱乐圈里二十多年的摸爬滚打,自己也早就不是当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小孩子了。


回不去了。


 


当红明星经常上的访谈节目,无非就是一些八卦集锦以及这么多年一路走来的艰辛不易罢了。草草翻过资料就开始看窗外,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了。扭头跟一边啃面包的狄狄说了手机坏了帮忙代买的事情后就开始闭上眼睛休息。


到了的时候王源还没醒,狄狄轻轻叫着他,“源源。”


微睁双眸,无意吐出的话倒是比浇自己一头冷水让自己清醒得更快一点。


“小凯,到了么?”


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没理会还傻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助理直接下了车进了录影棚。还真是是诸事不顺。


主持人照着台本儿问的问题回答起来自然轻松好多,虽说应付某些刁钻的要挨千刀的问题在这么多年的经验下也游刃有余,只是全身戒备的滋味也未免太过难受,难得的简单采访自然就算是工作中的一种小福利了。半场休息的时候主持人过来和自己打了个招呼说是呆会儿会有一两个即兴提问,笑着鞠躬回应谢谢。这么多年,当初那人教的礼貌教的人情世故自己倒也一如既往的认真坚持着,时间久了就已经不再是习惯那么简单了。


下半场开头的时候伴着台下的粉丝的尖叫口号声上台,朝台下鞠躬的时候看见了后面几排的一块小小的灯牌,连呼吸都开始有些急促了。明明是从前黑暗的灯光里一眼就能看到的最亮的灯牌如今倒也衰败得不成样了。


只是,还有人记得也就还好吧。


收回目光低头看了看手指,再抬头时已换上了早已练就的面具,风云不惊而已。


“源源你这么帅上学的时候一定受过很多情书吧。”


“啊,没有没有。初中高中都是校风很棒的,哪有空耍朋友啊。”


“那情书总是收到过的吧,我知道你们组合以前不是还有很多萝莉粉嘛。印象最深的有嘛?粉丝寄得也算。”


王源一直笑,眼神飘向那块小小的灯牌,若是从前那人知道自己收到情书定是要气恼好一阵的。


“应该是前两年公司收到一个包裹然后给我放到家里了。因为刚刚单飞一直很忙所以也是块今年过年回家的时候才给打开的。里面是一封情书,是在报纸上剪字贴上去的那种,就跟民国时期间谍样的,不过倒真的挺感动的。还有两本PB,一本是从出道开始每一个活动的照片有自己加上去的话,另外一本就小时候的黑照。虽然说之前也有粉丝做过送给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那次最感动。”顿了顿又接着说,“就好像是通过别人的视角把自己的前半段人生走了一遍。能一路相伴走过来真的很不容易,更何况,是自己都不认识的人默默付出倾注的爱。更显珍贵吧。”


“所以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欸?不知道啊,都没留名。”


“那如果知道了你想说些什么嘛?”


“就谢谢吧。谢谢你能默默陪我这么久。曾经的所有我都记得,不敢忘记。”


结束的时候王源不停地鞠躬说谢谢,深深看了那块小小灯牌一眼转身离开。保姆车里接过狄狄递来的新手机就开始玩游戏。


“源源,那个PB不是···”话未说完就被一个对字打断。


没关系。只要还记得就好。


 


回到家的时候去卫生间卸了妆洗了个澡就想睡个回笼觉,怎么着也得把这本来就少得可怜的睡眠补一补吧。和王俊凯牵扯了太多,身心都十分疲惫。


王源又做梦了,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婴儿包裹在柔软又温暖的包被里,就连空气都很香甜,只是耳旁一直有人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就像那恼人的广播降低了音量想关也关不掉,不同的是那声音低沉却很好听,嘛,就当催眠曲好了。


只是偶尔的几句话悄悄地钻进了软软的招风耳里。


“没忘就好。”


忘了什么呢?砸吧砸吧嘴,翻了翻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自己嗖的一下长成了一个十二岁的娃娃。坐在一面大镜子前,有些圆圆的小脸被另一个小土豆使劲揉着,可自己也不恼只是笑。哈,自己一定是和这个小土豆关系很好吧。小土豆还请自己吃八喜呢,天真热啊,八喜甜甜凉凉的刚刚好。原来自己唱歌也很好听呀,小土豆看着小圆脸的时候眼睛都会眯成一条缝,两个牙齿露在外面像只小老虎,用手指戳戳他脸颊也不生气只是咬咬手指笑着吓吓人,他说。


“王源儿。”


小土豆好像和自己一样好像都会突然长大,这个技能两个人都有,真好。如果不能一起长大,也就不想长大了。只是小土豆不再是小土豆了他长成了大长腿,唱歌也更加好听了,还来了一只小猴子。没有变得是小土豆还是那么喜欢粘着自己,就像是长不大的小孩子。小土豆还是原来的小土豆,恩,这就好。小土豆已经不请自己吃八喜了,但是会带自己和小猴子全中国的跑吃很多好吃的,会让出所有好吃的给自己。恩,小土豆真好。只是自己还不知道这个小土豆的名字呢,大胆的拽了拽他的袖子,“外,小土豆,你叫什么名字呀?”


“王俊凯。”


三个字在自己的脑袋里炸开了花,一下子就哭了起来,无论小土豆怎么哄都哄不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但是只知道那三个字听起来就觉得特别的难过。


梦境就在这里止住了。王源醒后看着湿了的枕巾发了呆。


王俊凯你到底算什么。


肚子饿的开始咕咕叫,看了看手机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以及27个未接电话40多条短信。短信的内容大多数是一个。上微博。


首页是应景的炸。


TFB-王俊凯


2小时前  来自幺儿的iphone


@TFB-王源


后面跟着一张图片。


大摞大摞的报纸杂志细细碎碎的被剪开一个又一个小洞。最上方的一本杂志上的标题出现了两个洞,下面是自己的写真。


 


 


不记得是为了什么吵架了。


王源在闹脾气而已我是知道的,只要哄一哄就好了,有时候也会自己软软的过来认错。只是这次他没有,我也没有去哄。


可能觉得太累了吧,毕竟有太多事儿了。


公司在前段时间开会的时候就已经和我说明有单飞的念头了,王源儿和千玺并不知道。这种事我说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都是无用功,公司从来都是真正决策的那一方。我只是有些害怕王源会闹。只是,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会闹。


过了几天集体开会说出单飞的时候王源显得很平静,平静的让我开始害怕。我说不出来,觉得他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可是又能是什么反应呢。


散会的时候,王源并没有动。我一直看着他,周围的人都会意离开,千玺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叹了口气带上了门。


走过去蹲在他腿边,从下往上看我的王源儿还是好看的要命,只是他眼睛垂着并没有所谓的整个宇宙。扯了扯他的手指轻声唤他“源源。”


他并不接话,只是任我拽着手指自以为是的以为像平常一样给他个拥抱他就能好了。只是突如其来的陈述句现实到让我跌坐在地。


“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吧。”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推开我走出去,之后的三年除了屏幕上舞台下再也没有见到他,即便他就住在我隔壁,每天都能听到从墙缝里钻进来的钢琴声。


后来才明白其实早就懂他要独闯一片天地的决心不过是自己不愿承认而已。


只是说了再见就真的再也不见。呵,王源,你怎么敢。


千玺和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好,跟刘志宏也是每天都要互相掐一掐的,公司里后出道的小师弟、练习生们至少都能博他一笑,唯独我。就像是设了一个结界,从此我王俊凯再也走不进去了。


和千玺单独出去撸串的时候,几杯酒下肚他会问我,“你怕么?”


“怕个啥?”


“你俩。”


没接话。因为,没有把握。从小到大王源儿就没有离开过我,他什么尿性我闭着眼睛都知道,只是我也不能说100%啊。毕竟,王源儿离开我太久了。


他已经成长的愈发出色了。早就不再是从前跟在我身后的那个少年,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儿了。早就知道他机灵,应变能力强,只是在这几年认认真真看完他每一次采访后觉得我那傻里傻气总是迷迷糊糊的小可爱可能真的长成了曾经最不希望他成为的那种人。不知道是好是坏,只是自己情绪有些复杂。就像早就知道一个命题的真假却还偏偏掩耳盗铃不愿相信。这次的命题是:王源儿离开了王俊凯照样能活。


还活的很出色。借着新上映的电影一举成名。拿下几个重要的提名,业界里名声大起,邀约的电影电视剧接踵而至,通告档期排到很久很久以后。千玺说,“二源总算熬出头了。”


可我总觉得这才刚刚开始。成名所需要背负的那些东西早在很多年前就应该懂了,都已经不再是以为成名后就可以轻松了的小小少年了。


 


知道王源出了事儿是在三天以后。正好闭关给一部电影写歌,卡词儿卡曲的根本没空看手机,最后是千玺直接踹了大门把我给揪了出来。脑子里乱成一团,崩溃得就像整个世界都不再属于我。


到医院的时候王源儿已经睡着了。明明医院门口的媒体快闹翻了天,小家伙却依旧心安理得的睡得很熟,还真是没心没肺得。这样也挺好。


两年了。心里那种苦海情深的感觉就好像从前整日黏在一起的不是我俩一样。果然是离开的太久了,连发质都变得微微的粗糙了,本就没什么肉的体格在病服的掩盖下显得格外瘦弱,下巴愈发的尖利,笑着敲敲他的额头,“你这是要变成二次元世界里的小狐狸去啊。”因了伤口的阵痛眉头皱了皱,刀子还好不是很快,捅下去的部位不在要害,不然,我不敢想。


“王源儿,还不想回来对吗?明明已经成长的够出色了啊。你不再是我身后的王源儿了,而是可以和我并肩的王源儿了。”


鼓着勇气做从前漫不经心的动作,捏脸的过程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从前这么欺负他哪怕用了劲他也是不会闹的。


傻子王源儿。


我们家王源儿。


从病房里退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有很多人了。笑着和他们点点头说自己没事儿,再怎么折腾都没有理由让他们难受。毕竟,一路走来真的不仅仅只是我们两个人而已。


王源儿恢复能力一向很快,不到半个月就已经开始活跃在各个节目里。只是刘志宏会和我告状说某人太拼,伤口在现场疼起来他也不去管。气得当时只想去找他抓起来吊在灯上打一顿。可也只是想想而已。


 


都说事不过三。


不知不觉却已是第三年。


三年里养成的小习惯无数,却无一不与他有关。经纪人说我就像中毒一样,只是这毒早在我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中了。再次谱曲时卡词便直接抽出上次没看完的DVD补了起来,那是他们第一次参加春晚系列节目的录制,镜头从三人身上切换到观众席的时候,那么大的灯牌再显示屏里分外的显眼。


关于那两个字的回忆铺天盖地般涌过来。


凯源。


记得微博的TAG常被刷上热搜榜,记得电脑码字时永远都不会被自动认为是bug,记得大家说过那句很戳的话“我们是你们永远说不出口的蟹粉小汤圆”。


我想,是时候带那个傻子回家了吧。


因为,脑子里最熟的几句古诗词并不是从前没日没夜刷题时的顺口句子,而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啊。


其实人真诚到不带杂念的想做成一件事儿,那就一定会顺风又顺水。


看到王源录制的那个访谈节目后真的觉得就连空气都是帮我的。


情书是打好了副稿的,用了报纸杂志上关于他的报道,一个字一个字挖下来的。其实说白了就是怕被王源发现是我做的。


PB一本是他自小的黑照,只是另一本他并没有如实说,只是他说“曾经的所有我都记得,不敢忘记”,这样就足够了。


因为另一本PB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两个小时前我改了微博ID后面跟着的小尾巴,来自幺儿的iphone,等的觉得整个世界都黯淡无光。


特别关注里的红点点亮起时我觉得自己可能有些眼花。


手指颤抖着点开。


   “山水有相逢。”